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
首 页 单位概况 信息公开 新闻动态 监区文化 队伍建设 党政工作 专题专栏 互动信箱
今天是:
天气:
高级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 从警心得  
 
生死之间——谷坳平暴(纪实)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信息来源: 贵州省大硐喇监狱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4日 【字体:

 

  光阴荏苒,转眼三十多年。

  在这三十多年里,无论忙碌清闲,无论顺畅坎坷,都未曾淡化我那段惊险的经历,那场生死的记忆……

  时间回溯到1986年12月14日晚上,那是一个寒冷的周末。谷坳(应为“孤凹”,[铜仁府志]载),这座高耸在湘黔边界山区峡谷中的孤岛,寒风夹着细雨,在电网上呼呼作响。我打着电筒,哼着《站台》,悠闲的来到监大门处,见门卫与井下带班人员在交接从井下零星收工回监的罪犯,我便推门进监,正遇负责内管值班的王建军背着手站在大门内侧,远远的看着伙房处不时进出打夜餐的身影,手里一大串钥匙轻轻的抖动着发出唰唰的声音。

  听我招呼,他转身惊奇的问:“才九点钟,你就来了?”。因为交接班是晚上十点。

  我“嗯”了一声。

  他将一大串负责掌控各楼层监室大门、值班室、禁闭室钥匙递给我说:“井下炸药房被盗,车间现正在向矿部打电话报告,可能一会儿要组织清监,武警也知道了,你要当心点!”。算是简要的交接。

 

  那年我二十岁,刚从部队退伍,年轻气盛,全然不知潜在的危险就在眼前。我提着叮叮当当的大串钥匙来到伙房,见打夜餐的人不少,一些刚出井的罪犯正将水胶鞋送伙房一侧的烘烤房去烘烤,有的罪犯在澡堂中洗澡。而各楼层监室罪犯也都在电视室围着看电视。见一切正常,我返回二楼值班室开门取巡逻用的电警棍,正要出门,二中队淘沙组的罪犯代启斌来找我说:“卢干事,请你把我这封信交到车间去下!”。他是石阡人,因在1983年的严打期间打架斗殴被判刑。他不仅身高体壮,喜欢篮球、音乐,还经常参加监狱组织的各种文娱活动,是改造积极分子。

 

  我接过信件拆开来看,那内容是想买一把吉他,要家里支持云云。他见我看信,便提着水桶下楼去打热水。而就在我将信放进值班室之际,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顷刻间地动山摇。门窗的粉碎声、罪犯的惊呼声,碎石瓦片飞落楼顶哐哐作响。我顿时感到这是井下炸药发酵,大事不好。“能控制多少算多少”。我大脑掠过一念,便操起电警棍将二楼门口的罪犯赶回监室,迅速上锁。这时三楼的罪犯蜂拥般的跑下来看热闹,我挥舞着啪啪作响的电警棍,大声吆喝“回去!都回去!”。那犯群一边躲避退缩,一边询问:“卢干事,是出哪样事了?”。我一边推搡一边安抚道:“没得事!没得事!是烘烤房的小锅炉烧干了发生爆炸!”。听我这么一说,那烧锅炉的罪犯冉飞却惊慌的从犯群中挤出来抓住铁门哭喊着说“卢干事,放我下去呀,我要去看下!我是刚才上来看会儿电视!”

 

  可就在此时,又是“轰”的一声巨响,碎石瓦片再次飞撒,砸得窗户、楼顶哐哐作响。而武警岗楼上也响起了“哒哒哒!哒哒哒!”急促的枪声。我知道已经无法再隐瞒,情况紧急,我已顾不了门外、楼道仍有滞留的罪犯,便用电棍向冉飞那抓住铁门的手上一戳,他立即放手,我迅速将铁门锁上。然后从楼梯间躲闪的罪犯中几大步跑到一楼,心里一阵惊慌。只见橘黄的灯光下,那楼外打夜餐受惊吓的罪犯哭喊着拼命的往楼内挤,而楼内好奇、想看热闹的罪犯则哄闹着潮水般的往外涌。仿佛天灾地震,一片混乱,局势完全失控,我也身不由己的被犯群抬挤着悬空双脚推出楼外。

 

  这时被武警机枪火力压制无法靠近围墙的暴徒头子杨秀江带着铁戴强、罗元友突然从伙房石梯处仓皇的逃窜下来,正与我相遇。我一眼就看到杨秀江颤抖的手里那捆绑着的炸药和不长的导火索。我担心他们向我扑来,于是紧握电棍指着他们胡乱的喊道:“你们不要乱来,不要乱来!”。看我手里拿着电棍,杨秀江认为我是去捉拿他,又仓皇的一边退缩,一边拿着炸药和烟头比划着大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要点火了!我要点火了!”,威胁我不要靠近。而罗元友、铁戴强则各持一把牛角尖刀在其左右挥舞着防止旁人靠近。见他们如此疯狂,围观的犯群瞬间就闪成一个大圈,将我与暴徒置于近距离的对峙状态。

 

  而就在慌乱之际,先前下楼打热水的罪犯代启斌突然从围观的犯群中挤出一把将罗元友抱住,铁戴强则疯扑上去朝代启斌抱着的手上用力一挥,代启斌迅速放手,鲜血直流。而杨秀江看到犯群中的抵抗,便喊着:“上、上、上”,仓惶的带着罗元友、铁戴强再次窜回伙房。我则趁机往监外跑去。由于地面湿滑,在跳下球场时,我那刚买的合成革高跟鞋的鞋跟也被劈落,我折身回去估摸着找到了鞋跟,然后一瘸一瘸的跳着跑到监大门处。外面人声嘈杂,但能清楚的听到有人在大声的问:“还有哪些人在里面?还有哪些人在里面?”。“只有卢维忠一个人!卢维忠还在里面,他值班!”。听到我喊着敲门,门一开我便跳出门外,此时大门外已站满了人。

 

  武警班长冉跃带着一个战斗小组已将大门封锁。车间赵主任抱着几把手枪一边分发,一边急切的问我:“里面是哪个地方被炸?还有人没有?”。

  “就我一个人!伙房后面的围墙可能被炸裂了!”。我一边回答一边慌乱的将鞋跟朝地上磕着。

  赵主任又问:“他们有几个人?”。

  “三个,手里都拿起炸药的!”我说。

  于是赵主任当即选派了几人去看守被炸裂的围墙缺口,然后再派出内管队长肖守汉以及黄大志、谢洲、易祖来和我几人直接进监予以平暴。刚进大门黄大志转身问道:“赵主任,如果把人打死了咋办?”。

  赵主任非常急切的连声说:“打!打!打!打死了我负责!”。

  听他这么一说,我刚要跨进大门,却犹豫的回头一望,武警班子冉跃心领神会,马上将冲锋枪递了过来。由于天黑,为避开岗楼上武警误射,我将冲锋枪子弹上膛后尽量用房顶作掩护,避开武警岗楼视线,与其他人员从球场成扇形向伙房处围去。此时三层楼房窗户爬满了罪犯,而杨秀江等几名暴徒迫于武警的机枪火力,不得不从澡堂的通风口逃入澡堂,并利用手中的捆绑炸药伺机而动。为防止暴徒贸然冲出,或点燃炸药向外扔来,我们与暴徒藏身的伙房、锅炉房一线始终保持着十五至二十米的距离,然后展开政策攻势。

 

  由易祖来趴在球场煤堆处对着伙房及锅炉房处喊话:“所有人员全部进监,所有人员全部进监”。然后又喊杨秀江等暴徒必须投降出来才是唯一出路等等。而谢洲与黄大志已经发现烘烤房内有一手持炸药包的暴徒用木棒将门抵住,负隅顽抗。他们已向里面连续开枪射击。不一会儿黄大志便从伙房下来对我说:“我俩换下枪,烘烤房里面有一个,进不去”。换枪后我发现枪内没有子弹,再看那肖队长正朝锅炉房方向举着枪靠在监舍楼转角处,于是慢慢摸到他身后悄声说:“队长,给我几发子弹?”。肖队长右手举着枪,左手则向右侧裤腰上的枪套抠子弹,由于慌乱,连续抠了几棵掉在地上。我迅速捡起后装上弹夹,此时伙房内冲锋枪发出巨大的“趴、趴”声连续不断,我仿佛增添了勇气。便从煤堆处绕到锅炉房门口一侧隐蔽,昏暗的灯光暴露了我游动靠近的身影,只听杨秀江在里面急切的喊到:“快过来,快过来,我要冲出去了嘞!我要冲出去了嘞!”那语气既是对暴徒的召唤,也是对我悄然靠近的威胁。为了阻止他们突然冲出,我迅速从镂空的砖墙处朝着发出脚步声音的方向“趴”的一枪,紧接着就听到里面叫喊:“我糟了,我糟了,我糟了……”,之后又是杂乱的脚步声。没几分钟,就听杨秀江在澡堂内喊:“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多年以后,我想那一枪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也就是这一枪打垮了暴徒的嚣张气焰,打垮了他们同归于尽,顽抗到底的企图。最终三名暴徒举手走出澡堂。为防意外,我们警惕的将三名暴徒围成一圈,令其脱光衣服,从他们身上分别搜出三节捆绑炸药一包;牛角尖刀两把;暴徒杨秀江事前咬破手指,用手帕写给其未婚妻的血书一封。其内容为:“亲爱的:为了追求理想,追求自由,我走了。请你带好孩子,我们今生不能相伴,来生再做夫妻云云”,可见其早已作了死的准备。

  看见为首的三名暴徒投降,躲在烘烤房中的另一暴徒邓西国也放弃了抵抗,被参与平暴的民警谢洲、黄大志押出,并从烘烤房中搜出捆绑炸药一包。通过审查,杨秀江等暴徒供出还有一名罪犯张贵华也参与了暴力越狱。于是我等再次进监将一中队罪犯全部集合点名,当点到罪犯张贵华时,该犯躲在后面小声答到,我们迅速将其押出监室,当押至球场处时,肖队长气愤的举着枪跑来协助,罪犯张贵华却躲避着猛烈往下一蹲,肖队长的枪托撞在张犯的肩上,“趴”的一声枪响,一股火焰朝我耳际擦过。这一瞬间恰好被捡拾子弹的郭永华看见,他感叹到:“哟,太危险了!”而肖队长也被这突然的枪响震得不知所措,我迅速放开张犯,一把将他的枪握住,从他僵硬的手心退出弹夹,再拉枪机,一发子弹弹了出来。原来肖队长在之前的射击行动后没有退膛,枪握在手,导致不慎走火。

 

  生死就在瞬间,我却全然不觉。从事监管工作三十多年来,虽然平平淡淡,但我庆幸自己有如此惊心动魄的经历。我更庆幸如今的大硐喇监狱,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各项软硬件设施的完善,安全制度的落实,防范技术的提升,队伍素质的增强,那曾经的惊险将一去不返,成为大硐喇监狱永久的历史。

  善恶终将有报,公道志在人间。暴力越狱的五名暴徒,两人被执行死刑,三人分别被判处死缓、无期及十年有期徒刑;而那在我身处危险之际勇于伸手的罪犯代启斌也因制止他人暴力犯罪行为而被人民法院减刑三年。

 

psb_副本.jpg

 

  如今,当我重走谷坳路,再次站在曾经平息暴力越狱的监房面前,“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猛然间才发现,我已走过三十多年的监管改造工作历程,当惊险的平暴经历成为脑海中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此时心情唯有平静与坦然……

  铭记历史,不忘初心,才能继续前行!

 

  (作者:卢维忠,现任大硐喇监狱刑罚执行科科长职务)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
分享到:
上一篇:身边的榜样| 四情景再现监狱技术岗民警
下一篇:心有红旗,牢记使命

联系我们 | 版权和隐私说明 | 使用帮助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版权所有: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黔ICP备13004057号 网站总访问量: 网站标识码:5200000029

 管理单位:贵州省监狱管理局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IE6.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浏览

  贵州省监狱管理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金阳大道4号站明诚景怡苑小区  电子邮箱:newsgzjy@sina.com  联系电话:0851—85825041

贵公网安备:52060202000165号